当前位置:600634搞笑到乡下买老宅
到乡下买老宅
2022-06-16

1.看上老宅子

云来县环保局局长卢云彬给楼家屯的村主任老罗打了个电话,说下午会要去村里看看。村主任一愣,不知道自己的工作有什么疏忽,马上召集几个村干部进行自纠自查。大家把街道清扫得一尘不染。村边的石头都能照出人影来。刚忙完,卢局长的小车就到了。一阵寒暄之后,村主任才知道卢局长不是来检查工作的。

卢局长打发其他干部回去,然后跟村主任攀谈起来。他们也算老相识了。卢局长在乡镇工作的时候就来这里扶过贫,带来了几个好项目,让不少乡亲脱了贫。还修了路,建了桥。就冲这,他就认为卢局长这人不错。

聊了一会,卢局长问:“张市长最近回来过没有啊?”村主任马上摇了摇头说:“张市长已经有些年岁没有回来过了。您找张市长有事?”卢局长没有回答,而是小声说:“你还不知道吧,我跟张市长沾点亲戚呢。”这倒很出乎村主任的意料,瞪大眼睛不知该说什么。卢局长叮嘱村主任对这事尽量保密,然后说:“走,咱们到张市长的老宅子去看看。”

村主任带路,很快来到村西头。因为好长时间没有修整了,张市长家的老宅房顶和墙头上长了不少草。村主任有点尴尬地说,“张市长家门锁着,咱们进不去。要不早就好好修一修了。”卢局长点了点头,说道:“张市长日理万机,没空回来,但他对老家、对故乡是很有感情的。”村主任连忙点头称是。

卢局长打量着村里一棵棵茂密的大树,表扬楼家屯的村容村貌好,说村领导班子特别能干。村主任谦虚地说:“这还不是您领导得好吗!”卢局长连忙摆摆手,说:“要是在你们这里有几间房子,可真是造化啊。”

村主任忙说:“那怎么行呢?我们这里庙小,哪能让您来这里受罪呢。”卢局长说:“老罗,说出来你都不信,连我这环保局长都受不了了。城里到处是污染,生活质量严重下降,以后退了休,来乡下能多活几年呢,这叫返璞归真。”

看卢局长不像开玩笑,村主任说:“您要真有这个想法,我就跟您留意着点,看哪块地好,给您留着。”卢局长摆摆手说:“不用那么麻烦,传出去影响也不好,要是谁家卖老宅子了,你告诉我一声就行。”说着从车里取出来两条高档香烟塞进村主任的怀里。村主任连忙回让,但是卢局长的车已经一溜烟开走了。

村主任不知道的是,卢局长正赶着去一个让他头疼的地方。昨天晚上一家造纸厂偷排污水,把县里的饮用水水源地给污染了,有关部门正在现场进行紧急整治。事件引起市民的慌乱,还惊动了媒体。县领导很气愤,表示一定要对责任人进行严厉处罚。他这个环保局长难辞其咎。去楼家屯是他借休息时间跑出来的。此刻污水处理已经接近尾声。他站在堤坝上,掏出手机打电话,堤坝上风很大,他大声喊:“……啊,是张市长啊,有事您说就行……好了,张市长,先这样吧。”堤坝下面,很多眼睛都在看他,包括王副县长。他若无其事地把电话装进口袋里,然后挽起裤腿下到了河里。“卢局长,刚才谁打的电话啊?”一个同事问。卢局长皱着眉头说:“别提了,张市长快把我骂死了。”说着又埋下头继续干活。

晚上,村主任跟卢局长打电话,说有两家人想卖房子。卢局长让他说说他们的位置。村主任说他们的位置不错,都在村中心。卢局长连忙说不行,就直接问靠张市长老宅的是谁住。村主任眼睛一亮,说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,张市长西邻是霍老汉,他老伴早就去世了,女儿外嫁他乡。他孤身一人,我这就去问问他卖房子吗?村主任办事效率够高的,半小时之后又来电话,很为难地说霍老汉不愿意卖房子。卢局长说:“老罗,我还真相中那房子了,你就多想想办法吧。”村主任拍着胸脯打包票,让他等好消息。

从事故发生以来卢云彬就寝食难安,他知道自己正面临着人生最艰难的时刻。去年才从乡镇被提拔到环保局长的位子上,屁股还没捂热呢。今天下午事故处理完了,他知道按照惯例马上就要进行问责了,以应对那些狂轰滥炸的媒体。

果然,第二天他刚上班就被王副县长叫到办公室。没有像他预料的那样,王副县长会对他一阵怒斥,而是比较委婉地指出了他的工作失误。“小卢啊,你也知道,现在上上下下都在关注着这件事情,捂是捂不住的……”待王副县长讲完之后,他忐忑地问:“怎么处理啊,有结果了吗?”王副县长说:“昨晚县领导召开了紧急会议,已经定下来了,你要停职检查。这是最好的结果了,我在会上也没少替你讲了好话,说你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,领导显然也认可了这一点……这样,你就利用这段时间好好总结一下,也散散心,至于以后怎么安排你,县里会认真考虑,我也会尽量替你争取的,希望你不要背什么包袱。”卢云彬表示服从组织的安排。然后王副县长又跟他聊了几句,都是关于张市长的。

2.一招妙棋

出了王副县长的办公室,卢云彬长长地舒了口气。实话说,他倒是不怕被问责,怕的是问责过后从此被打入冷宫,再无人问津。自己有个朋友就是这样,因为一起安全事故被免职,自认清高,不去公关,而是玩起了姜太公钓鱼那一手,结果五年过去了都没有人来过问,最后黯然内退。而另一个朋友则走了一条完全不一样的路,想方设法跟领导套近乎,半年不到,就官复原职了。卢云彬下决心一定要赌一把,否则这些年的努力就全打水漂了。从目前情况看,事情还不是很糟。

过了几天,他又一次来到了楼家屯。村主任笑着对他说:“卢局长,我已经跟霍老汉谈得差不多了,我在村大院里跟他找两间好一点的房间,把他那旧院子让给你。”卢云彬当即说道:“不是让给我,是卖给我。价格让他讲。怎么说咱也不能亏待一个孤寡老人。另外,让他去镇养老院吧,那里条件好一点,手续由我来办。”村主任说这当然好。“以后你别叫我局长了。我已经被免职了,你还没听说吗?”村主任努努嘴说:“那还不就是做做样子吗?有张市长这层关系,谁还好意思对您来真的呢。”卢云彬呵呵笑了笑。

事情很快就办妥了。霍老汉的房子就这样卖给了卢云彬。村主任让人把房子彻底整修了一下。卢云彬就搬着行李住了进去。

以前的同事和下属知道了,纷纷来看他。卢云彬还是那句话:“你们来干什么啊,我现在可是局外人了。”大家你一言我一语:“您可不能对这事当真,还不就是走走形式吗?”“那根本不是你的责任,环保局长也不是能事事亲为啊。”卢云彬领着大家在村里玩,以尽地主之谊。大家都赞扬这里空气好。卢云彬说自己无官一身轻,在村里可尽享大自然之美,并顺便管理管理张市长的房子。边说边指着旁边的房子介绍:“这就是张市长老宅。”说着拍了拍腰间的钥匙串。不少人拿出手机拍照。

卢云彬门前的客人一直络绎不绝。他正考虑如何进一步接近张市长时,接到了市里的一个电话,让他马上去一趟。卢云彬不敢怠慢,到了市里后,马上被人领到了张市长的办公室。“你就是云来县的卢云彬?”张市长严肃地问,一脸怒气。卢云彬连忙点头,说是的。他生平第一次到这么高级领导的办公室,有些局促不安,他一个劲儿地给自己打气,劝自己镇定。张市长又问:“是你把楼家屯的霍大爷给赶走的?”

卢云彬赶紧说道:“张市长,我不赶他走不行啊。”张市长“哦”了一声,直瞪着他,目光如炬。卢云彬继续说:“他老人家孤身一人,连个照顾的都没有,几次动员他去敬老院他都不愿去。有一次在家里滑倒了,要不是被人发现得早,恐怕早就出事了。所以我跟村干部商量了一下,用了这么个办法,我出钱把房子买下来,既让他手头上有了钱,又让他顺利搬进了敬老院。”

“真是这么回事?”张市长问,脸上的怒气明显少了。卢云彬点点头。说:“张市长,幸亏我买下了霍大爷的房子,否则,您老家那墙就要倒塌了。”张市长眉头马上皱起来。卢云彬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来几张照片,上前一步,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,张市长拿起来一看,只见在自家墙根里,有两个深坑,应该是霍大爷平时倒垃圾的地方。其中一个坑里面还有积水。“您放心吧,我已经用石头和水泥填充好了。”说着又递过去了两张照片。张市长边看边点头。

卢云彬说:“房子改造前,我找王大师去看了看,他说咱们那里条件很好。”

“怎么个好法啊?”张市长问。卢云彬挠挠头说道:“他说我最近会遇见贵人,这不今天就碰见贵人了吗?”

张市长一听哈哈大笑起来,说:“你真是个滑头啊。”卢云彬却一本正经地说:“这是真的,张市长。我那房子就是根据王大师的指点进行整治的,王大师是全国有名的风水大师,非常灵光。他还看了您那套房子呢。”

张市长又“哦”了一声,问王大师怎么个说法啊。并过去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。卢云彬回答:“因为没有进去,王大师只是在外面看的,说您房子的位置极佳,有王气,但是得需要进行一番整治。”

张市长若有所思。卢云彬不失时机地提议:“您要是有这打算的话,就再叫王大师来看看,这事不用您操心,就交给我来办。”张市长点点头说好。并告诉了他一个联系的手机号码。

3.攀上大树

卢云彬说办就办,没几天就给张市长打电话,说已经跟王大师联系好了,让他百忙之余回去一趟。张市长就利用周末时间回到了楼家屯。卢云彬已经沏好了茶水。没看见有别人,就问客人在哪里。卢云彬说已经派人去接了,王大师这几天去外省,今天一早刚回来。本来定好要到其他地方去的,经他苦苦相求,才临时来这里的。张市长不住地点头,感觉这个卢云彬能力不一般。又等了一会儿,王大师就被接来了。王大师蓄着长胡子,穿着唐装,有股仙风道骨之气。稍微寒暄了几句,王大师就提议去看房。张市长打开了老宅的门。王大师话不多,只是站在门口往里看,看完连叹了几口气,张市长的心一下被提了起来,忙问怎么了。王大师说:“你这院落太空荡了。”卢云彬也注意到了这一点,偌大的院子里只有两棵树,一个香台,剩下的就是杂草。“那该怎么办?”张市长小心翼翼地问。王大师没有说话,而是拿起一根木棒,在门口两侧各画了一个圈。“这是干什么?”张市长不解地问。

王大师说:“立两个狮子。”“这……”张市长感到有点为难。王大师解释道:“石狮避邪纳吉,预卜灾难,彰显权贵。这后一条就免了,因为你在官场,不宜张扬,所以本来是该立在大门口的,就立在房屋门口吧。你这房子时间太长了,加上当初盖的时候地基不深,有后倒迹象,就是不倒也不吉利,用这两个狮子可以牢牢地压住。狮子不用太大,60厘米的就足矣。”

“院子里要多栽几棵树。树多显生机,蓄活力,你们做官的讲究这个。”王大师说。张市长问栽什么样的树合适呢。“柿子树,六棵柿子树,再栽七棵云杉树。”说着在需要栽树的地方做上了记号。

卢云彬已经把王大师的这些指示都记在了一个小本子上。王大师前脚刚走,他就已经掏出手机往外打电话了,定做石狮子和买树。然后对张市长说:“就交给我来办吧。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弄好的。”张市长说行:“你联系好了后,就给我打电话,我们一起来栽树。”张市长又想起了什么,收回刚迈上车的一条腿,问:“小卢啊,你弄明白大师为何让咱栽那些树了吗?”卢云彬摇了摇头回答道:“还真想不明白,我可跟不上大师的头脑呢。不过他说的肯定有道理。”

其中的奥秘张市长想明白了,那是在他回来栽树的时候。卢云彬让人从外地买来了枝繁叶茂的大树。张市长边栽边琢磨,柿子树,不就是“事事”吗,六棵,六六大顺,不就意味着“事事顺”吗。云杉,那就是平步青云,七是“起”啊。大师就是大师。他佩服得五体投地,对卢云彬也高看了一眼。

没过多久,一纸调令下来,卢云彬被任命为市交通局副局长。很多人认为他被重新起用是早晚的事,不过顶多也就是官复原职,没想到竟然会被提拔。卢云彬为自己能攀上张市长这棵大树倍感荣幸,为自己的胆大和聪明暗暗叫好。老婆也表扬了他好几次,觉得他这次冒险很值很成功。

可是天不遂人愿,年后张市长就因为贪污和收受巨额贿赂被双规了,并牵连出一批干部。有人断言,卢云彬也将马上落马。可是,卢云彬却逢人便说他跟张市长根本就不认识,这一点楼家屯的村主任可以作证。

卢云彬早就跟村主任串通好了,村主任站出来替卢云彬作证。说从没听说过卢局长跟张市长有什么特殊关系。非但如此,卢云彬还指着张市长的房子对来参观的记者说张市长有多霸道,当年盖房的时候愣是比霍老汉家高出了两砖。这还不是最重要的,卢云彬又走进了检察院,说通过暗中观察,张市长的老房子里应该藏有贵重的东西。有关部门立即行动,果然在张市长的老房子下面挖出了巨款。他以有功之臣被新任市长提拔为交通局一把手。

老婆问他是怎么知道张市长家里藏有钱财的,卢云彬笑着回答:“我以前去敬老院问过霍老汉,他说张市长并不是不回老家,但每次都是在夜间。让王大师看风水的时候,我发现他的房子除了外面有个普通的木门外,里面好像还有个防盗门。破旧房子里安装防盗门,肯定有玄机。”老婆又一次对他竖起了大拇指。

不过,两个月不到,卢云彬也没有躲过这一关。举报他的正是楼家屯的村主任老罗。老罗把他在楼家屯买房,替张市长看风水的事情向有关部门讲了一遍。有关部门迅速启动了调查机制。然后他就被免职了。

村主任之所以会落井下石,是因为前年卢云彬帮助建的一座小桥垮塌了,村主任的老婆和另外一个村民正好牵着牛从桥上经过,人和牛都淹死了。打捞上来一看,桥板里面连一根钢筋都没有,而是塞满了树条。

卢云彬怎么也没想到,苦心经营这么久,竟然坏在了一座小桥上。不过这座桥当时是承包给谁造的,他怎么也记不起来了。请上wydclub.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。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,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